网站首页 » 师兄,殊途同归否
第四章 这是什么情况啊!

  白雪纯一脸懵逼:“我们见过吗?”

  白志鹏一脸惊呆:“你不是死了吗?”

  白雪纯更加懵逼:“我活着啊!”

  白志鹏更加不可思议:“那坟里躺着的是谁?”

  白雪纯觉得莫名其妙:“爱谁谁,反正不是我!”

  白温风惊讶:“你是人是鬼?”

  白雪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当然是人了,我可是明星,你怎么连白雪纯都不认识了!”

  白志鹏挠了挠头:“白雪纯我还真的是不认识!”

  白雪纯不在乎有没有人认识自己:“我说你们不是下班了吗,怎么还拍戏是拍哪个部分啊?”

  白志鹏一脸莫名其妙:“什么戏?”

  白雪纯笑了:“天师啊!”

  白志鹏:“我们不唱戏!”

  白雪纯:“可是你们演戏啊!”

  白志鹏:“演戏?”

  白雪纯轻轻敲了敲脑袋,一定是我出场方式不对!白雪纯回去又撞上白温雅。

  白雪纯往左白温雅也向左,白雪纯往右白温雅也往右。

  白雪纯从白温雅腋下钻了过去,却被白温雅抓住了手。

  白雪纯用力挣脱:“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起来!”

  白雪纯问白温雅:“白导呢?”

  其他人不知道白雪纯问的白导演是什么?也不知道白雪纯问的是什么!

  白雪纯跳石头进去水洞天:“你们不说,我自己去找!”

  说着进去水洞天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白导演正打算问古装,从水洞天出来时发现那些古装男子不见了不满:“回头应该好好投诉这些群众演员。”

  白温雅进去发现人不见了!

  白温雅此后在水洞天进进出出,白温风一脸疑问:“师弟你在干什么?”

  白温雅:“小寒不见了!”

  白温风:“什么?刚才不是还在?”

  白志鹏:“她难不成真的是鬼?突然消失又出来的!”

  白温雅否认:“不是鬼,是人,因为我刚才抓她手时她的手是热乎的。”

  白雪纯回去,发现程明淋湿过来找她。

  白雪纯问:“今天拍夜戏?”

  程明:“白导说今天下雨不拍啊!”

  白雪纯仔细一想:“也是啊!那我怎么刚才看到了群众演员?”

  程明和白雪纯解释:“可能是排练,怕明天出错吧!”

  白雪纯:“对了你怎么出来了?”

  程明:“我起来上厕所,发现你的房门没关,去关门时发现你不在。所以出来找你。”

  白雪纯看着程明淋湿感觉到十分抱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程明把把白雪纯送到住处:“雪纯早点休息明天还开工呢。”

  躺在床上白雪纯觉得那些古装男子莫名其妙,什么死了活了的。什么人鬼的。然后翻了个身:“不想了睡觉!”

  第二天倾盆大雨拍摄进度停止,白月半对拍摄要求严格,非要这个地方不可,绝不用绿背。

  剧组人员欣赏雨景,白雪纯觉得水洞天很是熟悉让她觉得压抑。她觉得她好像来过这里,但是好像并没有来过这里。

  她拿着自己的化妆箱又进入瀑布后面的水洞天,看见上面石壁上的文字,坐看花开花落年复年,静听潮起潮落沧海田,冷看人来人往人心古,笑听谁是谁非世炎凉,何喜,何悲,何叹!不论对错,不评是非,静享岁月静好,下有落款素氏净寒。

  白雪纯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

  她又走出瀑布,这次不是美男沐浴,而是公子哥孤单背影。

  白雪纯提起裙子迈过石头,小心绕过去那个孤独的背影。

  她蹑手蹑脚绕过去,过去拍了拍胸口:“若是是当天的洗澡的男孩子,这脸往哪里放。”

  那个背影那么落寞,仿佛在等待什么。

  白雪纯一个不小心踩断了一截树枝,那个背影转回头看向她这边。那眼神充满喜悦。

  白温雅的声音温柔:“净寒,是你吗?”

  白雪纯拔腿开跑。

  白温雅愣了一会儿,也追向那个曾经让他甚是思念的人,可是她是又那么遥不可及。

  白雪纯看着白温雅紧追不舍,她又加快速度,长这么大头一次见过轻功水上漂之人。

  白雪纯求饶:“高人,我们平日无怨素日无仇,为何见我就和狗见骨头追起来没完没了。”

  白温雅还是紧追不舍,一步跳在白雪纯前面,他慢慢逼近白雪纯,白雪纯连连后退,害得白雪纯摔坐在地,白温雅伸出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