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师兄,殊途同归否
第五章 一定要打回去

  在抬手的一瞬间,雪纯以为他要打她,用手阻挡,但是看见白温雅笑着伸出手,雪纯也小心伸出手,那个面容让她觉得安全,他的眼神清澈,笑容像暖阳一般,这不就是自己的眼睛,这个男子性格是不是性格也像她这般。他们互相看着对方。

  白温雅看着面前的人见到他不会在露出笑容,那眼神就像第一次见过他那样的陌生。

  白温雅认为她是不是不记得自己,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

  白雪纯刚要开口自我介绍,就被一个人拽着自己的头发把她从地上硬生生的拽了起来,白雪纯一脚懵逼:“你为什么拽我头发啊,很疼的!快松手!”

  那男人的笑着,也不知道这笑容是喜悦还是愤怒,这个男人眼神凌厉充满骄傲:“我还怀疑你为什么会自戕,原来是诈死,既然被我抓到了那么你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白雪纯非常愤怒,自己被他拽着头发还不说,居然还那么理直气壮说着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真的很让自己不爽:“你这个脑子有病的家伙,你也不打听打听中国有几个人敢动你姑奶奶,活腻了是不是!还有你说什么呢!趁我没有真正发火,赶快放开你姑奶奶!!”

  白温雅抓着素风清的手怒视着他:“你快把她给我放开,因为她我不想与你动手!”

  素风清轻虐一笑:“你觉得我好不容易抓住了她,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白雪纯练过格斗,一个胳膊肘怼向素风清,接着一个擒拿手然后一个过肩摔。

  素风清练武多年,怎么会被白雪纯的小把式摔倒在地?他一个翻滚帅气的用手贮然在地。

  白雪纯轻虐的讽刺:“一个男人家,功夫比我好,也好欺负比你弱的弱女子,原来是持强凌弱。”

  素风清转回身一掌打了过来,这一掌没给她打吐血。白雪纯被打的好一阵咳嗽。

  素风清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这不可能!居然不是她。不是她本人,明明这张脸……”

  白雪纯揉了揉后背大骂一句mmp!

  白温雅过去把雪纯扶了起来:“我说怎么见到我不情绪激动!原来你不是净寒!害我白高兴一场!”

  白雪纯一巴掌推开他:“什么净寒,我叫白雪纯!”

  素风清满脸嘲讽自负的看着她:“难怪一点灵力没有感觉到,原来不是被藏了起来,仅仅只是一介凡人。”

  白雪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贱的人:“原来真的是剑(贱)人,是真的剑(贱);可惜不是剑仙而是剑(贱)人,上剑(贱)不练你练下剑(贱),铁剑(贱)不练你练银剑(淫贱),剑仙没有你这么贱,还自诩是仙,我从来都没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我看你就是一贱人!”

  素风清听完白雪纯这番话的笑容逐渐消失:“白雪纯!你有种再说一遍。”

  白雪纯插着腰摆出一副泼妇骂大街的样:“同样的话,我从来不说第二次;好话不说二遍。”

  素风清嘴角抽搐眉毛气的直跳:“白雪纯,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白雪纯又抱着肩膀嘴角微笑:“诶呦喂!我可是真害怕,别拿法律不当回事,你敢吗你!”

  素风清恶狠狠对白雪纯说:“你别以为你在空月山,我不敢动你。”

  白雪纯不当回事反问:“凭什么啊!”

  素风清轻虐一笑:“凭我是素氏家主!是最应该要你命的人。”

  白雪纯翻了个白眼:“你这么厉害也没见你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赶过来来的白志鹏被逗得哈哈大笑:“哎呀素家主,你可以上天,但是你不可以和太阳肩并肩。”

  素风清脸都黑了对着她又是一掌,这一掌被白温雅用内力挡住。

  白温雅表情严肃:“她就是一凡人,至于打这么多下吗,话说回来是你动手在先活该被骂。”

  白雪纯从来都这样,从来不在欺负自己的人面前做弱势群体,你越刚烈反而以后越不敢欺负你。

  白雪纯揉了揉后背:“从小到大我都没挨过这样的打。”

  说着推开白温雅微笑走到素风清面前:“记住了,我不是什么净寒!”随后笑容消失用出十分力气狠狠地打了素风清一个大嘴巴底气十足的说“这是刚才你打我的现在我还给你,比起你打我的一巴掌,我这是再给你搔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