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嘘!不可说
第三章 推理

  “很简单的推理。第一,死者死亡最少有一个小时,血液的颜色经太阳照射,已经从暗红色慢慢的变成了褐红色,刀子就放在离被害人不远的橡胶地上,的确造成了一种他杀的样子。第二,被削了皮沾满了灰土的苹果是自己滚到了一旁,上面还占有血液,被害人应该是坐在这里削苹果。第三,被害人的下颚骨有一个黑乎乎的昆虫,应该是一只蚊子,所以,被害人在削苹果的时候,这只蚊子跑到了这里,她伸手打蚊子的力道很大,忘记了手中的刀子正对着自己,一不小心割到了动脉,检察官可以找法医鉴定伤口啊。而去教室的路并不通往操场,来往的同学们也只能看到是一位同学躺在操场上,并看不到她已经身亡了。所以,死者是自杀,检察官可以调监控看一下啊,看我推理的对不对。”

  杨子沐站起身,刚好对上站在人群中满头大汗,大口喘气的施晨,凌乱的头发被风吹起,正对着杨子沐笑着,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对杨子沐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时候的施晨好好看,他看的有些呆愣,竟然有一种想把施晨藏起来,不想别人看到他的想法,他急忙的甩了甩头,收回眼神,生怕被人看出他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官匆匆忙忙来到了卢绍轩的身旁。“卢检察官,刚刚监控室那边打电话过来说被害人是自杀,正如这位同学的推理,丝毫不差。”

  “杨子沐同学,恭喜你,推理正确。”卢绍轩嘴角轻挑,杨子沐的推理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风轻云淡的走到家属身旁。“真是抱歉,令千金的意外身亡我也感到很悲痛,还请你们节哀顺变,为她准备后事吧。”

  学校的校长老师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只有十六岁的孩子竟然可以推理的丝毫不差,对杨子沐的好感瞬间提高了好几倍。

  “杨子沐,杨殷法官的公子,我记得你,那个被绑架,反而把绑架者卖了的小朋友。”卢绍轩双手插进西裤兜里,嘴角轻挑,露出一个赞赏他的笑容。

  杨子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挺直身板,竟想和卢绍轩一比高下,却还是比卢绍轩矮了一点点。一米七八的身高在他这个年龄已经超出了正常身高范围,却想和大约27,8岁的卢绍轩比身高。“原来是你啊,卢绍轩检察官,真是抱歉,抢了你的风头。”他的话语没有一丝抱歉的意思,反而是不满的口气。

  “说话还是那么欠扁啊小朋友。”

  “我不小了,我已经十六岁了。”

  “你看你哥站在这里就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你应该跟你哥多学习学习,省得说出那些欠扁的话。”说着还不忘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施晨。“有没有兴趣学法律学啊?你会是一名最优秀的警官,我看人一向很准的。”

  这个提议勾起了杨子沐的兴趣,他真的很崇拜卢绍轩一身西装,脖子上戴的证件,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念什么大学,现在,他有了目标,法律学应该很有意思吧。

  没过多久记者就来到现场进行采访,施晨拉起杨子沐的手偷偷离开了,而卢绍轩他们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现场。虽然校方没有责任,但影响还是很不好的,只是承诺会出全部费用,为这位同学准备后事,采访期间校长并没有提到杨子沐。这个案子就这样结束了,但杨子沐的推理才刚刚开始。

  “哥,你怎么在这?”

  两个人坐在校园的长椅上,这是结束后杨子沐对施晨说的第一句话,而他的口吻并不是很高兴。“你怎么会来我们学校?”

  施晨坐在他的右边,双手抱胸不答反问,“我还要问问你,怎么又出风头?你不是答应我会安安静静的上课吗?”

  杨子沐终于忍不住卸下了伪装。嘻皮笑脸道:“我这不是没忍住嘛。”

  “怎么?要学名侦探柯南啊?”施晨也学着他的口吻板着脸。

  “哥,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

  施晨看着他满脸期待的样子,又怎么忍心说他不好呢。

  “棒棒哒。”

  这下杨子沐笑开了花,呲着牙搂着施晨的肩膀,却换来施晨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羞涩的目光看向地板砖,手不由之主的摸了摸右耳。

  “哥,你是请假来的吗?”

  施晨沉思了一会,想着他才刚走到教室,拿出书准备听课,就听到他身后的几个同学议论纷纷,他靠近那几个同学,才听清蓝星高中有人杀人了,他猛地站起身,看到教授刚好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翻开课本准备授课。他二话不说就跑出了教室,教授还没来得及喊他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逃课。”

  杨子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姿势没变的低头瞧着施晨。“向你这种好学生还会逃课。”

  “担心你还不行啊,怕你被吓到,看来是我多心了,你不仅没吓到,还冷静的推理了一桩案件。”

  杨子沐抬起另一只手,搂住了他,下颚抵在了施晨的肩上。“哥,你对我真好。”

  “那你就少出点风头,少惹点事,不要让我这么为你操心。”施晨脸上笑意浓浓。

  “那我表现的这么好,你给我什么奖励?”

  “你想要什么?”

  “以身相许怎么样?”

  “说正经的呢。”

  “那……下周我们学校的校花过生日,你陪我去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去?”

  “你不陪我去,那我自己去。”

  “你很想去吗?”

  “嗯,好想去。”

  “那还是我陪你去吧。”

  “哥,万岁。”

  就像小时候一样,杨子沐在施晨毫无防备下,在他的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自己便偷着乐去了,突然杨子沐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哎呀,我忘记方逸凡还在医务室呢,我得赶紧去看看他。”

  施晨淡定的问道:“他怎么了?”

  “他竟然晕血,看到地上的血直接晕过去了。”

  “你去吧,我回学校了。”

  “好,路上小心。”

  两人在此处分开,施晨一个人走在路上,来的匆忙,直接跑了过来,忘记自己是有自行车的。抚摸着刚刚被杨子沐亲过的脸颊,他的耳朵到现在还火热热的,甚至还有些回味刚刚杨子沐吻他脸颊的一幕,小时候杨子沐经常亲他,可觉得也没什么,直到刚刚,他竟然害羞了。

  “子沐,你忘记了吗?我们都长大了,不可以向小时候一样肆无忌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