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嘘!不可说
第五章 一夜未归

  整个毕业典礼施晨都没办法认真,只能呆呆的坐在后台上,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杨子沐没有给他发任何消息,点开他的头像想给他发消息,却又按了返回键,反反复复了好几次。

  “施晨……”

  慕晨曦从门口走进来,坐在了施晨的身旁,看到施晨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问道:“施晨,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生病了?”

  施晨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连慕晨曦何时坐在他身边他都不清楚。

  “没事,我很好。”

  “对了,有人找你。”

  “找我?”施晨显然有些吃惊。在最后看了一次没有任何消息的手机后,随即起身向外走去。

  篮球场,施晨瘦瘦的身影就站在篮球网下,却发现另一个身影的存在,就站在施晨的前面。

  “施晨学长,这个送给你。”

  施晨看着面前这个瘦瘦高高的长发女生,和她手中递过来的袋子,问道:“什么意思?”

  “我是外语系的寒沫沫,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寒沫沫笑了,一股红晕挂在了她的脸上,她娇羞的笑容真的很好看,笑的就像杨子沐一样,如沐春风。

  施晨并没有接过礼品袋,反而双手插兜,“我不喜欢你。”

  在施晨果断的拒绝了她之后,寒沫沫不死心的挽住了施晨的胳膊,靠近了他,施晨嫌弃的皱起了眉头。

  “施晨学长,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让我呆在你的身边就好。”

  “这位同学,麻烦你矜持一点。”

  施晨毫不留情的抽回了自己的胳膊,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如果你送我毕业礼物我谢谢你,但我不喜欢你,也不可能喜欢你,更不会让你待在我身边。”

  “学长,你生气了?”寒沫沫小心试探着。

  施晨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转身离开了,只剩下寒沫沫独自一人尴尬的站在那里,看了看手中的礼物,也同样尴尬,这可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告白,以前都是她拒绝别人,身为寒家的独生女怎么可以受这种侮辱。

  “施晨,我记得你有一个高中生弟弟,似乎对你挺重要的,看来,我需要好好照顾照顾他。”

  她的眼中充满了戾气,和刚刚在施晨面前娇羞的寒沫沫判若两人。

  刚刚走出篮球场,施晨正解着衬衫的扣子,路过垃圾桶,直接将刚刚寒沫沫碰过的衣服扔进了垃圾桶,在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表情,却能感觉到他非常生气。

  他最讨厌别人碰触他的身体,他的衣物,他的东西,除了杨子沐以外。

  从裤兜里拿出一小瓶手消,将自己的双手消了消毒,将刚刚的寒沫沫隔离出去。

  他直接去了更衣室换上了学士服,总不能赤裸着上身出去拍照吧。

  这一天他除了和同学拍照,就是把整个校园走了一遍,杨子沐说他也会考上这所大学,要念施晨所念过的学校。他把他自己留在这所学校的每个角落,将自己的手印按在了石碑上,只要能陪着杨子沐就好。

  他不知道杨子沐去哪给同学过生日,给他打电话不是暂时无法接通,就是关机,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在回家的路上,施晨穿着学士服慢吞吞的一个人走在路上,引来了路人的目光,他今天不想坐公交车,也不想打车回家,就这样像蜗牛一样慢慢的走吧。

  途中路过了一家甜品店,施晨停住了脚步,盯着里面的糕点许久,他搓着手指,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清晨一早,施晨是被雷声叫醒的,睁开眼睛环视一周,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还是他一个人,头顶上的灯还亮着。在甜品店给杨子沐买的蛋糕放在茶几上原封不动。他连忙起身跑上楼推开了杨子沐卧室的门,他的被子,枕头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是没有睡过的样子,他知道了,杨子沐一夜未归,给他打电话依旧关机,正在他焦急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拨了一个电话。

  “喂?谁呀?”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懒洋洋的声音,明显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

  “卢绍轩检察官,我是施晨,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请说,施法医。”

  “我还没有正式工作,你可以不必这样叫我。”

  “已经录取了,没区别,说吧,什么事?”

  “我弟昨晚去给同学过生日,到现在也没有回来,给他打电话是关机,我又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过生日,他同学的电话我也没有,所以我想请你帮忙找找我弟。”

  “你的意思是杨子沐一夜未归。”听得出施晨急躁的语气,他依旧懒散的回了一句。“别着急,你弟弟连人贩子都能卖了,他不会有事的。”

  施晨突然慌张起来,手不停的颤抖,强忍着怒意,“我就是怕九年前的事情重演,他一次可以侥幸躲过,谁还会给他第二次机会,卢检察官,如果你不想插手,可以明确的告诉我,我没有逼你。”

  “好了,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么没有礼貌,我现在就起床去查可以了吧。”说完他自己还回想了一遍,自己好像也没有比施晨大几岁吧。

  “多谢。”

  挂掉电话之后,他用力握紧手机,几乎就要把手机握碎了,他懊悔自己,为什么杨子沐的朋友他一个都不认识,为什么他不能向正常人一样去认识自己弟弟的朋友呢?他冲进雨中,在大路上奔跑着,任由雨水打在他的身上,一分钟不到他就全身湿透了。不知在跑了多久后,他停住了脚步,望着眼前的学校,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杨子沐的学校,可是他忘了,今天是周末,不用来学校上课的。

  施晨自嘲的笑着,每次一遇到杨子沐的事情,他就失去理智了,被杨子沐冲昏了头脑,他真的是中毒了,中了一种叫做杨子沐的毒。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了。

  “卢绍轩检察官。”

  “我查到了,杨子沐昨晚跟着一群男男女女在陵园路走进了一间叫做“暗影”的酒吧,差不多凌晨了才看到他们离去,杨子沐是跟着一名女同学走的,喂,喂?”

  卢绍轩看了看手机,早就被挂断了,通话的时间十秒钟都不到,大概就是说到酒吧的时候就被挂断了吧。

  “这小子,干嘛不听我讲完。”卢绍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小子就是个麻烦。”

  虽然嘴上说着,但是他已经收拾好东西,拿好车钥匙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