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上仙养成手札
第二章:风花雪雨,无关重复

  跟在引路仙童身后,宋洵整个人依旧很迷糊,脚下的步伐也踉踉跄跄的,很是不稳。

  “从今日起你就是商尘宫的仙童了,规矩一些,还能升职。”引路的仙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话的时候眼睛都看着上面。

  宋洵撇撇嘴,腹诽了几句,随即又紧跟了上去,笑脸:“诶,仙人我问你个事儿呗?”

  仙童瞥了一下宋洵,轻哼一声:“问吧。”

  “我,这……我不是死了么?怎么就成仙了?”宋洵问得有些尴尬,毕竟正常人哪个不是死了去地府的?

  仙童咂了两下嘴,颇有些深沉的意味:“你这吧,大抵是积了德才破格成仙的呗。不过……”说着他扫了一眼宋洵,“你到底不是修炼所成,也只能成个小仙童。”

  这话说得宋洵一愣一愣的,他左思右想了很久,他到底什么时候积德的?他怎么没有任何印象?难道只是因为他是为了救个落水的小姑娘才死的?

  好吧,神仙的思维他不懂,尽管他现在已经是个神仙了。

  天庭和人间画本上的天庭不太一样,四周既没有云雾飘散也没有各位仙家飞来飞去,放眼望去四周空旷旷的,偶尔有几座宫殿若隐若现。

  “到了。”引路仙童站定脚步,立于一座宫殿之前。

  宋洵看到空荡荡的门口,先是一愣,然后抬头看了看光有一块牌匾的门,上面赫然写着‘商尘宫’三个大字。

  “这……”宋洵本想问这是哪位上神的府邸,怎么如此……额,凄凉,连个石狮子都没有,还不如他在人间的那个家。谁知他还没问出口,那引路仙童已经驾云飞走了,丝毫没有留步的想法。

  看此情况,宋洵总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哦不,是仙生可能不会太过顺畅了。要想升个职,恐怕会很艰难。

  带着满怀的悲戚,宋洵走进了这座荒凉的府邸。

  人间有句话是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一进府邸的宋洵觉得,可能日后得有“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这句话了。

  他不曾想到,看着荒凉的门面一进门竟像是换了个地方一般。路是由玉石做的,散发着莹莹的光。庭院很大,满院种植了梅花,天上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因而这梅花百年不落。往前走有零零散散的几座小庭院,庭院与庭院之间隔得较远由回廊连接着。院子里来往的人很少,宋洵仔细看了一会儿不过只有零零散散的两三人。再往前走是一个大湖,湖中心有座亭子,亭子里有一个人。

  宋洵呆立在了原地。

  那个人,尽管离得远,但他就是知道,那个人他认识。

  不知道是不是成仙的缘故,宋洵前几世的记忆统统都返回到了他的脑子里,就连他在地府做过一段时间摆渡人都没有遗漏。

  于是,他懦弱地逃跑了。

  跑了一段路,宋洵才缓缓慢下脚步。他对这座府邸并不是很熟悉,所以现在处于迷路状态。幸而他并不急着找路回去,甚至他觉得越晚找到路越好。

  他拍了拍自己僵硬着的脸,想笑却笑不出来,想哭却好像也没有什么悲伤的事情让他需要哭得,只能再度僵硬着表情。

  那个人是上神,他碰不得甚至看不得,就连远远地观望一眼似乎都让他狼狈。

  从前他觉得他该恨那个人,如今恢复了前几世的记忆,似乎该恨的不是他宋洵而是那位上神。可是呢,那位上神啊,即使被他那样对待了三世依旧以德报怨呢。

  哦,那位上神还说了什么?好像是说他对不住他吧?这话,应该由他宋洵说而不是他吧?

  所以,这就是神吗?

  那他宋洵可真是……无地自容了。

  走着走着,宋洵便转回了正院,那个种满梅花树的庭院。而那位上神就端坐在梅花树下,手执一本书仔细品读着。

  宋洵仿佛看到了很久之前的上神,那个时候他叫罔缇,而上神叫衡景。那个时候他们是关系亲密的师兄弟,无话不谈,尽管说话的一直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