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上仙养成手札
第四章:莫谈交情,莫提过往

  “我们是为了什么而吵架的呢?”宋洵恍恍惚惚开口问了这么一句,问完自觉不适,不禁懊恼了起来。

  正在看书的倾洹一愣,抬头看着正立在不远处的宋洵:“什么?”

  “额,我是说……”宋洵挠了一下头,有些尴尬。

  倾洹放下手中的书,走至他的跟前:“来晚了。”

  “恩,真抱歉。”宋洵规规矩矩地道歉。

  “我是说,那日你约我至后山赏梅,我却让你等了一晚,让你冻了一晚。”倾洹的瞳孔微动了几分,“我去晚了,你恼了。那是你那一世第一次同我生气。”

  宋洵眨巴了两下眼睛,恍恍惚惚好像记起了一些。

  “那日的你真是口无遮拦,如今想来却也让人有些恼火。”倾洹摇摇头,一脸无奈。

  “我,我说了什么?”宋洵记得不大清了,毕竟不是他今生记忆,哪里能记得那么清楚。

  倾洹叹了口气:“你说,我那晚定是和,和师妹……和师妹做那苟且之事了,不然怎么就抽不出时间去见你。”

  宋洵张大了嘴巴,半响才缓过劲来。

  哎哟,没想到他以前是这样的人,居然敢这么说。

  “呵呵,那时候我还年轻,也不知道您是上神……”宋洵干笑两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拿眼睛一个劲儿地去瞅倾洹。

  倾洹倒也没计较,将手中的书放入袖中:“右手边第二间是你的屋子,东西已经拾辍好了,你去瞧瞧。若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不不不,上神的地儿哪有什么不满的呢?”宋洵陪着笑脸,“我以前的屋子你也知道,恩,我的意思是说,凡是你准备的我都可以。”说着他又忍不住去看倾洹,谁知倾洹正盯着他,吓了他一跳,立马转了眼光。

  “你去瞧瞧吧。”倾洹也没说什么,一双眼睛死死看着宋洵,像是要看穿他一样,“阿洵……”

  正要离开的宋洵猛地听倾洹这么一说,身子一僵,僵硬的扭头去看倾洹:“上,上神还有什么吩咐?”

  “不,没什么。”倾洹摇摇头,随即想起了什么,又开口,“我有名字,叫倾洹,你不用一直上神上神的喊我。”

  宋洵点点头,转了身脚步凌乱地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看着宋洵摇晃的背影,倾洹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前的从前,他和宋洵并不是这样的。但,略微思索一下,似乎现在这样更好,没有争吵没有埋怨没有憎恨,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

  倾洹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梅花,一如当年蜀山上的红梅,娇艳得很。只是,差了白雪,没有了当年的意境。他略微思索了一下,伸手从袖中掏出刚刚正在看的书,右手从书上抹了过去,一本书赫然成了一壶酒。

  上等的女儿红,和当年他买给宋洵的一模一样。

  他随手变了个杯子出来,倒了一小杯。一杯酒下肚,酒还是那壶酒,味道却变了。

  “我还想说你急着回这院子是为了什么呢?竟是为了这一杯酒?”身着浅青色长裙的女子笑眯眯道,“阿笙,你什么时候如此嗜酒了?”

  “倾洹,莲愫,我不叫阿笙。”倾洹将酒壶放置梅花树下,淡笑地看着女子,“你怎么总是改不了?”

  莲愫耸肩,故意拉长声调:“啊~我还是喜欢你一本正经地喊我杜程愫,或者阿愫也可以啊。就像,我依旧喜欢喊你阿笙一样。”

  倾洹摇摇头,抬眼看着宋洵屋子的方向:“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前世是前世,如今是如今。我,并不喜欢把前世的事情带入现在。”

  “……包括感情吗?”莲愫停顿了一会儿,忽又问道,“我,我们三世历劫,那些感情,你……”

  “你也都说了,那是劫难,不得不渡的劫难。”倾洹摇摇头,“静坐小轩窗,执书细品读。”

  莲愫先是一愣,忽又笑道:“诶,我不过一个玩笑话,你怎的还一副要去西天佛祖那参佛的样子?怪渗人的。”

  “西天参佛?”倾洹重复了一句,“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那不是一个很好的安心方式。”

  宋洵向来方向感极强,虽说这商尘宫大了一些,但找到自己的屋子还是很容易的。

  他的屋子像是被特意隔离开来一般,有一个小小的前院,前院里也种植了梅花,只是不是大前院的那种红梅而已。推门而入,一股熟悉感铺面而来。

  屋子里的陈设和他之前房间的陈设一模一样,恩,之前是指的上一世。那一世,他是倾洹的徒弟,一手教大的徒弟。只可惜……

  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感动又怎么样呢?

  宋洵倚靠在门上,望着门外的梅花,心里像是倒了苦水,苦涩得很。

  别说,这上神吧可真是狠。不让他留一丝念想却又如此对他,何必呢?谁稀罕这些关心?

  是吧?谁稀罕呢?

  他闭上了眼睛,不愿让已经积聚在眼眶中的眼泪流出来。

  从前,他是他徒弟的时候他就特别讨厌他的师父对他好。这个人为何对他如此之好,却不是独独对他好?

  你瞧,这多让人难过啊。